旅行.做梦

年轻的时候有闲有体力没钱
中年的时候有体力有钱没闲
老年的时候有钱有闲没体力

以前我很喜欢去旅行

自从听见我很讨厌的几个人说喜欢去旅行,我现在很讨厌。可能是讨厌爱去旅行的人吧。在我的圈子中,爱旅行的人都自私.

旅行是年轻人的专利。谁不想放下身边所有的责任,暂时出去走走。现在年纪大了,责任缠身。偶尔想到要出走也有点愧疚的心理。

年轻时的潇洒已不复存在。

无法接受不潇洒的自己。那么多年的独立,都靠着一点洒脱去支撑。从今以后,连那放开的权力也失去了。生活只能紧紧抓住。那不是我的特长.我讨厌抓紧紧的感觉。城市生活已经够压迫,如果还无法用洒脱去面对,会疯掉.

晚上为了小的睡不好。他的-个翻身,一个哭声都会吵醒我。但是,上天还是善良的。由于睡得不深,爱做梦。所做的梦清晰而深刻。前晚梦见大姐和姐夫带双双和喜喜来拜访。她们都十多岁了。扎着辩子,样子没多大改变,只是那个年代已经流行用眼影般的颜色将整脸涂地紫紫的。看着她们超时代的装扮,我还自叹自己已经过时。怪好笑的.

昨晚又梦见吉祥和别的女人结婚。那个前卫的女人是贵族,波西米亚类,手持着香烟和他签署结婚证书,还和牧师争议婚誓的意义。过后我问惠冰她为什么会跟吉祥离婚,让他和别的女人结婚,她说他们没离婚。总之梦的情节错综复杂 。

臭宝宝,害妈眯做些九不答八,风马牛不相及的梦。还高度清晰哩,我 pei! 还我睡眠!!
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华文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