棕先生

棕先生的文章在本地小报发表已有一段时间了。他善用讽刺手法对本地时事提出他的看法。文笔幽默,内容往往关注小市民的生活烦忧,引起读者共鸣。因此他的周五的专栏颇受欢迎。

星期一,官方突然致信于报社,对棕先生上星期五所发表的文章提出一系列批评,并指责他无权通过周五的专栏批评政府的政策。说如果要批评,就要加入政党,名正言顺地参与政治。可笑。

刚听棕先生说专栏被停了。

这封信在本地的互联网上,顿时引起一片哗然。主要都对政府这次的表态感到非常不满。因为时机恰好在大选刚结束以后。与它之前那些要与互联网和博客更加互动和了解的一番言论,背道而驰。让人一方面觉得它虚伪/欺骗,也令人混淆于它的真正立场。到底是容忍言论自由还是压制?不喜欢就不要装大方。好象和友人说有困难可以来找我,友人有困难来求救时,又说没钱。

一方面要进步,提倡国人多用咨讯科技,又无法接受咨讯科技所带来的大胆言论与批评。别忘了,这一代年轻国人是在同一执政党的教育制度长大的。要你有促进经济发展的技术和能力,又要你不对政治偏差置评。好心不要这么矛盾啦!鱼与熊掌,不能兼得。决定了要熊掌就要去接受拥有熊掌所带来的利与弊。立场反复,怎能成大事?怎么治国安民?

咨讯发达,纸是包不住火的。别活在井底了,出来透透气吧。外面的空气比较清新。
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Gossip, 华文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